搏击

黑暗血时代 第一千六百三十四章 罪船与尊上

2020-01-18 19:49:5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黑暗血时代 第一千六百三十四章 罪船与尊上

雪域使不想遇见楚云升,所以航行得很谨慎。

它没有太多的想法,尊上交给它什么任务它就严格地完成什么任务,不想节外生枝,不想与楚云升有任何交集。

它曾仔细地研究过,尊上麾下,但凡和楚云升有过交集的各级使,基本没有什么好的下场,从格域使到它的前任,都是如此。

比起格域使,它前任的下场算是好的了,任谁想起格域使被尊上惩罚的下场都会不寒而栗,虽然听说尊上最近要将格域使放出来再重用,但只是传闻而已,它离开的时候,格域使仍还被关在那艘简直不忍直视的恐怖“罪船”里。

想起那艘“罪船”,雪域使又想起另外一件事来,当初不小心将楚云升带来的那个下级领航大使,后来若不是暗苑使为它求情,好像也差点被送了进去。

想及此,雪域使顿时打了个寒颤,它不是怕楚云升,它是怕那艘赫赫有名的恐怖“罪船”。

它虽然资历浅,和其他苑使比起来也很“年轻”,但也听说过不少的事情,尊上那艘出名恐怖的“罪船”里曾关过的高层次生命可远不止格域使一个,它所在权力线上端的一位高级苑使就被短暂地关过,好在很快就被放了出来,从此谁也不敢在它面前提“罪船”两个字,没人知道它到底经历了什么……

据说,曾有个卓尔人也被关进去过,不过很少有人能说的清楚是真是假,都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但有一点可以确定,格域使被关的时间的确有些长,非常长,但还不是最长的,“罪船”里面那不能直视……的深处,还有一个未知的生命早在很久很久之前就被关在里面,至今也没有被放出来。

雪域使一辈子都不想与“罪船”有任何的瓜葛,一直大力提携它的老苑使始终告诫它,宁死于任务也不能被关进去,否则一生都将是噩梦。

它们这条权力线上的那位曾被关过高级苑使就是例子。

尊上对它们这些忠心耿耿的属下一向宽大仁厚,也从不吝啬,甚至都不限定它们的发展方向,都会给予它们最大的支持,但在尊上的禁忌事项中,雪域使所知道的,有三件事不能犯错,一犯错就很有大几率被关进“罪船”!

其中两件和它关系不大,一件是尊上最大的宝物,至今也没人知道是什么,但凡想要偷窥的,全都死在“罪船”里了。

另外一件则是久远前的一段历史,很久远了,还是尊上尚未诞灵时候的事情了,如今已经鲜有人知道,它只是听说过,有一次暗苑使不小心稍稍要说到这件事一点点的边缘上,就被尊上大怒地呵斥了一顿。

这两件事,它一个不知道,另外一个还是不知道,所以基本没什么危险,第三个事情和星空布置有关,它只要认真严格执行尊上的命令也不会出大问题。

但现在,经过它的研究,又多出了一件事,虽然不是尊上的禁忌,但却一样很容易导致被关进“罪船”,那就是左旋前储楚云升。

因此它小心翼翼地航行,除了防止被其他灵主发现,防止被暗域中的危机波及,就是预防楚云升突然出现了。

“域使,你不用太担心。”一个绿色如地球人见过的果冻体一样的生命出现在雪域使身边,安慰它道:“尊上一切都有安排,我们只要按照尊上给予的星图和计划航行,必定能安全到达目的地,即便遇上危险,也有尊上的宝物可以使用。”

雪域使对绿色果冻状生命似乎很熟悉也很信任,即便双方生命体形态完全不同,它心理上也没有任何的排斥反应,仍旧悬浮在座舰的控制中心看着星图道:“凝枳,我担心的不是这些,我是担心这里。”

说着,它将新舰与袭击者探测过的星系放大调出,浮现在它和绿色果冻状生命的周围。

被它成为凝枳的绿色果冻状生命,看着星图上浮现的历史轨迹,道:“你仍旧担心左旋的前储?”

“是的。”雪域使坦诚道。

凝枳便分析着星图道:“你真的不用太担心,首先只是疑似,未必是它,即便是它,它所出现的范围只在一个恒星系之内,并未波及到整个星系群,整个星系群有二十多个恒星系,我们从另外一侧的边缘恒星系路过,如此大的时空范围,遇到它们的几率很小很小。”

雪域使却说道:“你说的道理我明白,但是我也真的研究过,这个左旋前储很诡异,我曾负责盯着它的一个属下,防止的就是它随时随地出现在你身边,不能用常理揣测。”

凝枳想了想道:“我没有与它接触过,你说的可能是对的,但你现在再担忧也没有用,我们自己不可能有办法,还是相信尊上吧,它既然有了安排,就不会没有考虑到这点。”

它不知道雪域使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担忧,但还是劝慰道:“你还记得我们很小的时候,战舰被敌人攻破的那一次吗?”

雪域使当然记得,那是永远也无法忘记的幼年记忆。

它和凝枳来自两个完全不同的种族,不但种族生命形式不同,就连生存方式都不同。

凝枳的种族是典型的星空生命,以科技为生存之本,而它们则相反,以修炼自身为根本,但都是很久前就跟随尊上的种族。

它和凝枳出生在同一个时期,当时,它和自己的一支族人被分配在凝枳所在的战舰中,作为配合凝枳种族的单体生命战力。

两支族人当初配合的如何,它们当时并不知道,作为两族很少才会培育的后代,它们自幼年时期便在一起,同在一艘战舰,跟随先辈追随尊上的征战,度过一次又一次艰难与辉煌的时期。

那时候,幼小的它每天被先辈逼着苦苦修炼,幼小的凝枳也天天拼命地学习各种稀奇古怪的知识,幼小的它们互相羡慕过,互相不服气地争论过谁的种族更好,也一起偷偷溜出战舰过,一起被先辈们责罚过,一起……

一开始凝枳不是它的对手,但因为没有契约,无法成为枢机,它又很快被凝枳超越,但幼小的它们始终活在一个的巨大阴影下——一个远比它们更加厉害无数倍的幼小生命之下。

至今,它还记得,它们第一次见到那个让它们俩都无比自卑的厉害幼小生命时的场景,也是它和凝枳第一次感觉到耻辱、落后与现实。

凝枳的族人得到过一次机会,想要从那个极为强大种族那里学习到培育新一代生命的技术,它陪着凝枳去的,见到了那个从此成为它们幼年阴影的幼小生命。

那个幼小的生命,只像是看垃圾一样看了它们一眼,连冷漠的骄傲的与鄙视都没有,那样还会让它们觉得和它是平等的生命,它根本就是在看垃圾!

后来,它和凝枳从先辈们那里得知,那个幼小的生命是一个卓尔人,它和凝枳也从此记住了一个飞速攀升的序列号,在很久之后,这个曾经和它们同时代幼年期的卓尔人,在离开的时候,已经升为22156!

作为新一代生命,这个序列在当时的卓尔人当中已经算是很高了,卓尔人很多序列都是空序列,雪域使也不知道卓尔人为什么会留着空序列不用。

再后来,又一件对他和凝枳一生有着最重大影响,甚至改变它们一生的事情发生了,便是凝枳刚才说的那件事。

那一次,无数战舰被攻破,无数的生命灰飞烟灭,它们的战舰也被攻破了,无数族人被瞬间屠杀,它和凝枳面对恐怖的灵袭瑟瑟发抖的时候,一道“温暖”的灵蕴将它们包裹着,送到了后方,它们被救出来的时候,看到了前线无数己方生命纷纷战死而不退半步。

除了它们的族人,其中有两道让它们至今记忆如新,一道是尊上的身影,虽被重创,但依然宏伟!给予了幼小的它们最大的安全感!

另外一道,便是它们幼年的阴影,那个在当时依然还在幼年期的小卓尔人,在它们不得不逃命的时候,那个小卓尔人竟然已经在前线冷静地参与决战!

后来,那场灵战尊上在付出巨大的代价与宝物后打赢了,后来,很久之后,它才知道那个敌灵是多么的恐怖,远不是后来它们遇到的一些灵可以相比的。

那场大战后,它和凝枳看着几乎奄奄一息的那个小卓尔人,看着重创中依然为它们挡在前面的尊上身影,它们从此一个拼命学习,一个拼命修炼。

也是因为那场战争,它的一个先辈枢机族人阵亡,它获得了一个契约,从此一飞冲天。

如今,它已经即将到达源门巅峰之境,而凝枳也成为了一支舰队之长。

在它被任命为域使之后,它按照任命规则,首先就要了凝枳麾下的舰队成为自己任务的主舰队。

这是它最能信任的星空种族了。

同样,它也是凝枳它们最能信任的修炼种族了。

至于后来加入的那些星空生命,像闭生命那些,只是被拉来充数而已。

凝枳这时候提起这件事的目的,它也知道,是让它安心,有尊上在,它们不必太过担心,最糟糕的情况也不过是为尊上效死而已。

只是,有左旋前储在附近,它真的能够顺利完成任务吗?

那个卓尔人在左旋前储那里还活着吗?

记住版址:

南京肛泰中医医院医生
郑州银屑病医院评价
北海治癫痫病的医院排名
淮安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宿迁治疗牛皮癣价格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