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未来巫师 第21章 沫沫走了

2019-12-04 10:57:1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未来巫师 第21章 沫沫走了

令狐主任沙哑的声音:“雪梦珠能跳级了,我们不可能安排你教柳风一个人吧?最多给柳风多点时间,他可以自学在这个月跳级到二年级都可以,如果达不到就让他降级吧?”

邓导师恳求的声音:“主任,要么这样,擂台赛过后让柳风自学,只要他能在这个学期完成一年级的考试任务并把二年级上学期的知识自学跟上进度了,就让他跳级吧,总不能让学生回家等下年级的新生入学啊?”

令狐主任不耐烦的声音:“好吧,就按照你说的办吧!”

听到这里,柳风和雪梦珠急忙逃走,也许邓导师不大一会儿就会出来了。

路上,雪梦珠诧异的说道:“没有想到,邓导师不但没有说你坏话,居然还在帮你说好话。”

柳风撇撇嘴:“做好事不让人知道,邓罗曼就是一个标准的傻子。”

“……”雪梦珠无语。

两人到了修炼馆没多久,邓罗曼就来了。

看到两人还在修炼馆的大厅里,没进修炼室,邓罗曼指着柳风就骂道:“练好了吗?在这里偷什么懒?赶紧进修炼室修炼去。新生擂台赛结束后你还完不成一年级的考试任务,你就给我回家去,明年再来!”

“……”雪梦珠再次无语,邓导师这是什么性格?难道真的像柳风说的一样他就是个傻子?

柳风撇了邓罗曼一眼,没有说话,缓缓的走进修炼室。

-----------------------------

开学半个月后,修炼馆对战室里,柳风轻飘飘的挥动魔法棒,六只风鸦凭空出现,成三角形冲向前方青铜色的傀儡。

傀儡招出防护盾,最前方的一只风鸦攻击在防护盾的一个点上,风鸦消散,护盾完好。

紧接着,后边的两只风鸦又攻击在同一个点上,护盾颤抖了下,还是守住了。再来三只风鸦,护盾犹如碎裂的玻璃渐渐消散,风鸦的余力击倒了青铜色的傀儡。

柳风潇洒的转了下手中的魔法棒,终于搞定了青铜五级战力的傀儡。

当柳风走出对战室时,迎接他的就是雪梦珠灿烂的笑容:“半个月从黑铁五级冲到青铜五级,你这晋级速度会吓死很多人的。”

柳风无奈的苦笑下:“只是我以前基础打得好,上次的定级赛是一个正面攻击巫术不会的情况下才定级到黑铁五级的。”

看到柳风成功战胜了青铜五级的傀儡,一向针对他的邓罗曼也露出了微笑。

不过柳风和雪梦珠说完看向邓导师的时候,邓罗曼已经恢复了一直以来严肃的脸:“区区一个青铜五级有什么骄傲的,即使是雪梦珠的青铜一级也需要继续努力,据说本届新生中有白银级别的。”

白银级别的新生?

柳风震动了下,一个新生已经是白银级别了,为什么还考入水木大学呢?

要知道,水木大学的毕业生也就是白银级别的,大部分导师也都是白银级别的,甚至邓罗曼本人就是白银级别的。

白银级别的新生?你有没有搞错?

明天就是新生单兵擂台赛开幕之日,柳风决定今天早点休息,这半个月以来辛苦的修炼已经有了一定的成果,有张有弛才是修炼之道。

奖学金正好今天到帐,还了雪梦珠的一万之后,柳风还剩下九万元,一直奋斗在温饱线边缘的柳风瞬间成为高富帅。

柳风去校外的商场里买了很多生活必需品,甚至还为沫沫买了一套护肤品。

这段时间,沫沫已经不知不觉成为柳风生活中的一个习惯存在。

柳风每天晚上伤痕累累的回去,肯定会得到沫沫的膏药及细心按摩,还有热腾腾且营养丰富的食品在等待。

每天早晨醒来,浑身带着幽香的小丫头肯定像个八爪鱼一样抱着自己。

当然,现在自己也一直在反抱着沫沫。

虽然,沫沫依旧皮肤细嫩、漂亮可爱,但是长时间做饭菜还是需要保护一下皮肤的,她的储物戒里虽然东西很多,但是肯定没有护肤品、化妆品之类的东西。

双手拎着整整两袋子买回来的东西,站在寝室的门口,柳风用脚踢了下门,然后高喊一声:“我回来了。”

自己一直没有这么早回来过,还是提前通知下才好,以免小丫头在房间里穿着过于清凉。

等了一会儿没人开门,确定给足了换衣服的时间后,柳风才推门走了进去。

寝室里依旧富丽堂皇且充满温馨,桌上甚至摆着一桌热腾腾的饭菜,但是不见沫沫的身影。

敲敲洗手间的门,没有回应,推门看,沫沫也不在里面。

咦?小丫头不是从来不出寝室的吗?跑哪里去了?

四处张望,柳风忽然发现床头放着两套还没有拆包装的新衣。

好奇的打开一看,里面果然是两套适合自己的衣服,一套礼服、一套休闲服,衣服上价格的标签已经被扯掉,但是,这两套衣服柳风曾经见过,就是校外那个商场里最贵的两套衣服,一套五千多元。

两套衣服的下边,放着一张纸条,上边有一行秀丽的字迹:风哥哥,我走了,记得来找我哦,等你!你的女友沫沫。

沫沫走了?

柳风站在窗前往外看,只能看到校园的道路和偶尔走动的同学,根本不见沫沫的身影。

刚遇到沫沫时,柳风对沫沫并没有什么感觉,只是基于不能看到小孩子被欺负的前提下救了她。

救下之后,对于一定要住在自己寝室里的沫沫,柳风甚至有点排斥,不过看在对方看起来有些背景的基础上没有表现出来。

不过,这半个月的共同生活中,从排斥到习惯,沫沫好像已经走入他的生活,虽然很早就知道会有人来接走沫沫,但是这一天真正到来时,柳风还是觉得心里空荡荡的,像是丢失了什么

嘴硬的嘟哝了一句:“本来想有人来接你的时候要一笔钱,没想到偷摸跑了,买两套衣服就算完了?”

正在这时,柳风的天讯突然叮咚响了一下,来了一个短信。

柳风急忙点开天讯查看:一位匿名用户向您转账一千万元,请查收!对方留言:钱不是万能的,没有钱是万万不行的,风哥哥,加油哦!

柳风想回信,这才沮丧的发现,自己不但不知道沫沫的大名,而且连沫沫的天讯号码都不晓得。

黔南州精神病医院预约挂号
甘肃省人民医院
贵州有治癫痫病的医院吗
南昌癫痫病医院排名
昆明哪个妇科体检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