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升职宝典 第164章稳

2020-01-17 00:37:5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升职宝典 第164章稳

四喜对于龙橙打过来的真的是无语,他真的叫做好心做了坏事,就好象以前有个小品演的一样,所有的男人都是这样,一旦家里面找来了都是打掩护的,出发点是好,但现在的问题是,四喜刚和赵静打了个说今晚去的地方太偏僻没有车不回去了,说在朋友家住,这龙橙马上打来告诉自己,他和他女朋友的妹妹说他们在一起唱K,你说你要四喜怎么解释呢?你说赵静会听四喜的解释吗?

四喜顿时满脸忧愁的坐了下来,怎么解决呢?马上打去那里告诉赵静说龙橙乱说的?自己真的在偏僻的地方?你说她会信吗?

最近赵静对于他去尚雨旋那里学习日语的事情本来就很不开心,现在自己又搞一个夜不归宿你说这算个什么事情啊。。。。。。。

“小伙子,看你这样子,出了什么事情吗?”老者说道

四喜一听,也不保留就把这事情说了出来,他这话一说完,老者不由自主的笑了。

“呵呵,这算是好心帮了倒忙啊,小伙子,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办呢?”老者问道

四喜苦笑了下“我能怎么办?就算是再苦再累,我今晚都要走回去了。”

“先不说你靠两条腿走回去要多少时间,就现在这情况,你走的出去吗?三更半夜的一个人在马路上溜达,碰到坏人了怎么办?碰到警察了你怎么办?你怎么和警察解释你这么晚还在路上溜达的原因呢?你说你说的话,警察会信吗?要是把你往派出所一抓,你说你没有一天半宿的你出的来吗?到时候你又怎么样和你女朋友解释你被警察抓到派出所的事情呢?所以我觉得你还是在这里待一晚上好了,等早上六点半做公交车出去,什么事情都没有了。至于你女朋友对你的想法,你现在回去和你明天早上回去有什么区别吗?她不相信你的话,还是不相信你,要相信你的话,你就算明天回去,她还是会相信你的话的”老者说道

四喜一听,顿时不说什么话了,也是,他觉得王老说的到是在理,要相信你,始终会相信你的,要是不相信你,你就算再怎么样解释,那也不会得到什么好的结果的。

“好了,现在也很晚了,小伙子,你也饿了吧,我去做点东西,吃点东西赶快休息下吧”老者说道

“没事,我不饿”四喜道

“你不饿,但是我饿”老者说道

四喜赶忙道“要不你老告诉我厨房和东西在那,我去做,怎么样?”说句实话,要老者去做吃的,他还真的有些担心,当然不是担心老者会下药什么的,他担心的是老者再次晕倒,要是他再次晕倒了,那四喜真的就头晕晕咯。

老者见四喜这样说,也不强求,告诉四喜厨房和东西在那里之后,四喜很快就做好摆在桌子上了。

老者试了试之后笑道“小伙子,你这手艺还不错呢”

“王老,你叫我四喜就可以了”四喜说道

“行,对了,你这厨艺在那里学的?”老者问道

“也没有从那里学,自己家从小就穷,做东西的时候自然就认真了那么一点,本来就没有什么东西吃,要是还很难吃的话,那就对不起这食物了”四喜说道

老者一听,对于四喜这个人的看法又有了重新一轮的认识了。

“现在这社会很少人会对食物这么认真了,对了,你今天过来我这里,不会真的只是来送笔记本吧?”老者说道

四喜一怔,也不知道说真话还是假话好,刚准备开口的时候,老者又说话了“我可不希望听到一些假话”

四喜一怔,赶忙道“说句实话,送笔记本是我的其中一个目的,另外一个目的是想来见见写这笔记本的人,想看看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也想得到他一些指导,不好意思,我也没有想到最后的结果会是这样,惹你老人家伤心了”

也是,谁能想到王逸竟然已经去世了呢?

“没事,他已经去了好几年了,我也已经看淡了,如果他还活着的话,估计比你也大不了几岁,那时候的他到是满腔热血的,哎,不说了,对了,你想请教他一些什么问题呢?趁着吃饭,说说看”老者好象很好奇一般的问道

四喜一听,也不再防备,反正老人家他也不认识,所以顺着老者的话不由自主的就把他目前的困境讲了出来。

老者一听笑了“我就知道你送这笔记回来一定是有事情的,年轻人想升职到是很正常的”

四喜一听,满脸通红。

“你也别红脸,这个是人之常情,这世界上谁不想功成名就呢?谁不想做领导呢?不过领导也不是那么好当的,有得必定就有失,你得到的同时也会失去很多的。高处不胜寒,就怕到时候你会后悔的”老者说道

四喜一听,抓了抓头道“不会吧?王老,我只是想做个班长而已,不会扯到高处不胜寒吧??”

对于一个陌生的人,四喜并不怎么样防备自己的内心,很直接的放开了自己的心。

“做个班长当然不会失去这么多的,但等你做到班长的时候,你就不会只想做个班长,人的**是无限的,职场升迁之路就好象吸毒,一旦你走上了这条路,你就不会停止你自己前进的脚步了。好象你这样一个善良纯真的人,能在我昏倒的时候照顾我,还能煮一手好饭菜给我吃,说句实话,如果在有必要的情况下,我宁愿你不要踏上这条路,因为你一旦踏上了这条路,那就是一条不归路,不进则死,职场比政坛的路还要窄还要崎岖,没有回头路可选的,在上班,混不上去了,老了,多少还有个位置给你混到退休,但职场却没有这样的事情,没有一个老板愿意留一个没有用的人在公司上班的”老者说道

四喜很正色的说道“王老,这些东西我懂,不过说句实话,我本就是一个没有退路的人,我能退到那里去呢?退回农村吗?我本来就是一个打赤脚的人,有什么所谓呢?混的好了,就上岸穿皮鞋,混不好了,继续打赤脚,其实也没有什么的,对于我这样从贫困的农村出来的孩子来说,其实没有什么东西可失去的,失去这两个字对于你们城市里面的人来说,可能分量很重,但对于我们这些农村孩子来说,本来无一物,从何谈失去呢?”

四喜说到这里的时候停了停,因为他的话语有些伤感,让他不由自主的想起了自己一些不堪回首的童年,他望了老者一眼又继续说道“说到这里了,我也不怕再说下去了,我们这些所谓从农村出来的又没有什么文化的孩子除了打工,我们还有什么出路呢?做公务员?呵呵,门都还不知道开在那里,做生意?去那里找本钱呢?再说在这个到处靠关系的社会,我们没有钱脉也没有人脉,能混成什么样呢?鲤鱼跳龙门,一千个农村孩子真的有一个跳出来了,那就已经算是运气了,所以我们只能在公司里面打工,在公司里面打工相对于外面的社会,相对要公平很多很多,我们唯一的出路就好象你刚才说的一样,升职,不断的升职,哪怕明知道自己可能升不到公司的顶尖,社会的顶尖,但我们还是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尽量的朝这顶尖靠近一点,我们没有好父母,所以我们自己得努力成为自己孩子的好父母,谁想一辈子猫在底层,干着那些没有前途光明的事情呢?谁不想自己的妻儿父母通过自己的努力过上好的生活呢?所以既然有了这个升职的机会,说句实话,我真的想把握一下”

这也是这么久四喜第一次剖白自己的内心,虽然他平时很开朗很纯真,但不代表他内心没有想法。

是啊,这个世界上有机会谁愿意守在那社会的底层等死呢?有鞋穿谁又愿意打赤脚呢?

老者听着四喜的话,怔了半天“四喜,你知道吗?很多年前我儿子也在这个房间里面说过一番话。当然,他的起点和你不一样,他的想法也不一样,他并没有好象你一样想努力成为自己子女的好爸爸,对于他来说,他那个时候最愿意做的事情就是撇开我,他要通过自己的努力证明自己的实力证明自己的存在价值,最后呢?他成功了,他做到了很多人很多人都没有做到的事情,他很年轻的时候就已经做到一个非常大的跨国企业的老总了,你看的那些笔记就是他这么多年打拼出来的经验之谈,也许你们的出发点不一样吧,所以在底层升职的那一块,他叙写的并不多,有的人一出来就是泥鳅,有的人一出来就是鲤鱼,有的人一出来就是神龙,神龙就不用说了,他本就已经到了金字塔的顶尖,不过你要一条鲤鱼去叙写泥鳅的打拼成龙的历程,他怎么叙写的出来呢?他能告诉你的就是鲤鱼变龙的历程。至于你怎么样从泥鳅变成鲤鱼,那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老者说道

四喜一听,顿时无语。

他这说了不是等于没有说一样?他现在就在泥鳅变鲤鱼的关键时候,只有变成了鲤鱼,他才会有可能成为一条龙,现在你说要他自己来?。。。。。这。。。。。。。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不过你也别做这样的表情,我儿子虽然没有经历过泥鳅变鲤鱼的时候,但我经历过,我那个年代大家都是泥鳅,根本就没有什么鲤鱼,所以要想成龙,都得自己从泥鳅开始,一步一步慢慢的修炼上来,虽然时间上可能有些差距,肤色可能有些不一样,但是我相信这个世界上的人的想法都是一样的,政治斗争也好,职场斗争也好,只要是人,那怕是再过两百年,都是一样的,人的想法是一样的,人的**是一样的,斗来斗去的本质还是一样的,不会随着时间的改变而改变的”老者说道这里的时候停了停,望了望四喜一眼道“其实对于你现在的所谓困境,我个人觉得并没有什么,这根本就不算什么困境,是你自己想的太多,才弄成这样的,只要你想通了这个事情,一切的问题那都不是问题了”

四喜一听,不由放下了自己的碗筷问道“什么意思?我不是很明白?”

“其实你搞了这么久,你还是没有看明白自己现在处在的位置,你现在其实有一个最大的优势,你自己是没有看到的,反而总是把自己的优势丢掉,而做一些傻事”老者说道

“什么意思?我的优势?我的什么优势?”四喜还是有些不明白的问道

“听了你的叙述,我觉得你的优势不在你的技术,也不在你的为人处世,而在于你的部长田中对你的看法,日本人都是比较固执的一个人,当然,我们中国人也一样,一旦认准的事情,一般很难更改的,很显然你能做这个所谓的班长代行的工作,一定是你们部长田中点了头的,否则你认为你一个才来的人能这么快爬上来?没有他的默认和许可,你哪怕是本事通天,你认为你有机会做到这个位置吗?所以有这样的优势在手,我认为你一点都不需要担心,只要决定性的领导信任你支持你,其他的东西都是浮云,至于你的同事们现在争对你,我觉得太正常不过了,你也不想一下,他们为什么要这样的争对你呢?无非是让让你做一个事情,那就是乱,要你的人乱心乱,乱做事情,这样对于他们来说才有机可趁,所以就目前这局面来说,他们要的是一个乱字,局面越乱越好,对于他们来说,你越乱,你越发脾气,你越到处去告状,到处去诉苦,对于他们来说就越好越有利,反而,如果你不乱,不发脾气,这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一个压力,所以你们之间如果用一个字来形容的话,他们想的是你乱,而你自己的话。。。。”老者说道这里的时候四喜的眼睛突然好象亮了一般。

“我对我自己的话就是一个稳字,乱对于他们有利,稳字对于我有利”四喜情不自禁的接口说道

“孺子可教,对,乱对于他们来说有利,稳对于你有利,你越沉不住气,对于他们来说,可趁的机会就越多,一旦问题积累太多,很容易就能动摇你们部长对你的看法以及他的决定。稳对于你来说就很有利了,只要你们部长对于你的信心不变,谁也掀不起大的风浪来的,对了,你们公司一般什么时候决定最后的升职?”老者问道

四喜道“一般元旦过去就会出正式的公司组织架构”

“就是,现在到元旦才多少时间呢?只要你记住一个稳字,不要乱来,不管他们怎么挑拨你,你都不要乱来,只要熬过这段时间,等木一成舟,你正式成为了班长,那什么都好说了,那时候就算他们反对也没有用了,公司定下的东西,不是那么容易更改的”老者说道

四喜一听,整个人的心情顿时大松,对老者深深的鞠了一躬“我知道了,我真的知道了。谢谢,谢谢你老的教导”

也是,其实这个东西很简单的,只是站在局里面的四喜看不清楚而已,人的得失心一旦太大,就很容易做出错误的决定。

兰州市城关区雁南街道沙洼河社区卫生服务站怎么样
汉川市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江苏好的治疗癫痫病医院
洛阳治白癜风医院哪好
徐州治疗早泄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