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史上第一方丈 第一百一十八章 赌斗结束

2020-01-17 03:20:0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史上第一方丈 第一百一十八章 赌斗结束

李子通在那里呆住了,可素问手中的禅杖仍然带着呼啸声往他身上砸过来。

连近在咫尺的禅杖都顾不上了,连性命都顾不上了,可想李子通有多么震惊,内心受到的影响有多大。

此时收力还哪来得及,勉强收了三分力,禅杖直接横扫在李子通肩膀上,一阵骨骼碎裂的声音,李子通直接飞了出去。

此时长春观的道人全都呆住了。不是为李子通,而是为鱼玄剑。

这可是镇馆之宝,在长春观传承了近千年,轻易都不得动用,竟然毁掉了?尤其是这鱼玄剑不仅仅是削铁如泥这么简单,还是一把法剑。

“我杀了你。”一个年轻道士怒吼一声从众人身后跃出扑向素问。

素问本来到后期就快脱力了,那疯魔杖法只能靠着惯性来带动自身,最后又强行收力,哪还有力气躲闪。

“停手。”一个老道士终于从道观重宝被毁的心痛中醒了过来,损了镇观之宝,又没了一个弟子,要是再有弟子在败了之后出手伤人,他也没有脸面再见人了。

那年轻道士此时已扑到素问近前,可另一个人比他更快。

一只大脚直接踹在他后背上,横着飞出去,落地后直接滚到了墙角。

“怎么?输了还想一拥而上啊?”鲁智深一脸的不屑站在素问身前看向几个道人,昙宗惠玚几人也紧紧盯着场中。

“都别动。”老道士拦住身后众人,一步一步走到李子通身前,蹲下身子探查了他的伤势,再站起来的时候仿佛苍老了十岁。镇观之宝再怎么都是死物,在他心中总没有自己的徒弟重要。

可这静心培养了二十年年的弟子也马上就不是了。不仅如此,刚才探查一下,肩胛骨基本完全粉碎,以后就算治好,也只是普通人了。

要知道这师徒传承等同父子,不论其他,二十年的感情徒弟又是何等深厚?培养一个弟子又要费多大心血?在很多时候这关系更胜于亲生父子。

又将地上的断剑和剑尖捡起来,将其对到一起,忍不住涕然泪下:“我没教导好弟子,对不起历代祖师,对不起主持啊。”

素问看着老道士的样子,轻叹一声:“阿弥陀佛。”声音略有些沙哑。

几个道士都簇拥到他身边,看着已经断成两段的长剑,还有剑上的一处处豁口,心中又是愤怒,又是心痛。

如果只是剑断了,接回来后虽然法剑的效果没了,但还能做为一把宝剑。可现在剑身上不满米粒大的豁口,都成锯子了,以后也只能作为装饰品了。

众多道士没再管李子通,比试已输,多留无益。扶着老道士和被鲁智深一脚踹飞的道士走出山门,临走的时候几个人回头看了李子通一眼,从此以后再不是同路人了,心中难免悲凉。

“师傅。”

随着一声充满惊讶,不可置信的呼声,一个僧人从大殿后冲到一直站在角落的道士身前,“噗通”跪倒在地。

“师傅!”这一声带着鼻音,行慧,原来的宋闵,将头抵在地上,不住的流泪。

没想到师傅竟然来这里看自己,可自己现在一身僧袍,又是光头,这模样实在是没脸再见恩师。

“老夫樊于希,受长春观道长之邀,前来做个见证。此时比斗已结束,老夫告辞。”那对老少中的老人朝素问拱手扬声道,也不多客套,带着孙子出门下山。

这一趟奔波劳碌,却是不枉此行。

“这两人年纪比你大上一点,功夫却都比你要高得多了。”

出了山门樊于希教训孙子说道。

“是,是,你老爷子说的是。不过我到那年纪也不会弱于他们吧?”少年先是点头,但还是有些不服气。

“你只是看到其一。那李子通用的青萍剑法,最是灵活多变,尤其还有一手换手剑没有使出来。只是兵器被毁,心思大变,这才输了。至于那个主持,听说最擅长的并不是杖法,按我看他杖法略有生疏,练这功夫时间不长。可那杖法却是一等一的,等他再进一步,还要厉害许多。另外还有一身刀枪不入的功夫。若是空手对战,要更厉害数倍。”

说道这里,微微有些惋惜。“可惜那李子通,那只胳膊是废了,以后就算是提重物都难,更不用说持剑了。不然以他的年纪,日后再进一步,也是个了不得的人物。”

寺里那一对男女也扬声告辞,男的叫杜诣辰,女的叫云文月,和那樊於期一样都是南方武术界的名家。

两人对素问礼貌的打声招呼,眼睛又在鲁智深身上转了几圈,似乎对他很感兴趣,颇有些跃跃欲试。鲁智深刚才只是出了一脚,但后发先至,而且看那道士被踢出很远还能被人搀扶着走,这用劲也颇为巧妙。

另外寺里的昙宗和惠玚在两人看来也有一身上佳的功夫。毕竟有真功夫在身的一举一动一行一卧都与常人不同,身为武学名家自然能分辨的出来。

想不到小小一个寺院,竟然藏龙卧虎。

目送两人出了山门,赵中玄和小染走过来,或者说赵中玄是走过来,小染还是走路像孩子一样蹦蹦跳跳,配上那张笑脸,让人看着就觉得心情愉快。

“素问法师”。赵中玄打了个招呼。

小染倒毫不见外,大大咧咧的叉着腰笑道:“大和尚,你很厉害啊,李子通那家伙一直眼高于顶,没想到也输给你了。”

赵中玄连忙拦住她:“小染,不要乱说。”

“哼,天天这也不让说,那也不让说。”小染皱着鼻子哼哼道。

素问有些莞尔,笑着对两人打招呼:“见过两位道友。”

“本来还想多坐一会儿,看你一会儿恐怕顾不上我俩,就先告辞了,明日再来拜访。”赵中玄拉着小染告辞道,意有所指。

素问看到那一对男女和四个保镖仍然站在那里,一男一女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便点点头。

“道衍师兄,你给那李子通看一下伤势,等他醒了再喊我。”素问对道衍说道。李子通的伤势是他打出来的,具体怎么样他心里有数。肩胛骨肯定是完全碎了,若是不治好,以后就是个废人。若要治好他,就需要不死草才行,这事不算小事,还是回头再说。

王德两人趁着没人注意他俩,偷偷溜了出去。

出去下了山,强烈的心跳稍微慢了下来,邱文全才大声说话:“真是太刺激了,没想到竟然看到这样的场面。”

而王德则从下山时就是一副沉思的模样,不知道在想什么。

“干什么?想什么呢?”邱文全用手肘碰了碰他。

“啊?”王德这才被惊醒。“怎么了?”

“我说你想什么呢,一副神不守舍的样子。丢钱包了?”邱文全大声说道。

“我想,我想学武。”王德犹豫一下还是对最好的哥们说出心里所想。

“学呗,咱们那就有武馆,教散打还有洪拳。还有跆拳道馆,打的挺漂亮的,用来泡妹子不错。”

“不是散打,我想上山学武。”王德又重复一遍。

“山上?跟那些和尚学?”邱文全楞了一愣。“他们能收你么?”

“不试试怎么知道?”

不提被这场赌斗激起一腔热血的青年,素问迎上最后那一波人。

至于行慧和那个道士两人,谁都没有去打扰。

庆阳市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雨花区中西医结合医院预约挂号
鄂州治疗阴道炎方法
江苏白癜风如何治疗
烟台治疗宫颈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