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教我妖术的女孩 第一百八十三章 不要小瞧施云布雨啊,龙王会发火的

2020-01-16 23:57:1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教我妖术的女孩 第一百八十三章 不要小瞧施云布雨啊,龙王会发火的

第一百八十三章不要小瞧施云布雨啊,龙王会发火的

自盘古神斧开天地,伏羲八卦定乾坤以来,阴阳,黑白,正邪的观念便逐渐深入人心,物极必反説的便是这个道理,一个事物不可能有永久的鼎盛,到达它所能承受的临界diǎn时,便会由至高diǎn跌落谷底。<-.

为什么这章的开头要説这么一段颇有深意的话呢?

我想要説的是,万事万物都有其克星,即便是这强悍到由黝黑男子支撑,几乎不灭的土龙,也有其弱diǎn存在。

五行相克,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

説到这里,大家是不是明白我想要説什么了呢?

的确,依照五行相克的原理,将土龙制服也不无可能,只要我有‘森罗万象’‘树域浮屠’这类的大型木系妖术,便可轻易地将这条巨硕的土龙制伏,可惜的是,我现在只不过是个妖术初习者,这种只有达到邦姆大叔中级妖瓶颈的层次才能施展的妖术,现在的我就不要妄想了。

但这并不代表我就没有其他办法来克制土龙了,相反的,因为五行相克,以及那坨可恶的鸟屎给予我的提示,我还是顺利地想出了破解他这招‘龙的缔结’的招式。

克制土系异能的,并不只有木系而已,还有水系哦。教我妖术的女孩13

也许这样有违五行相克的原理,但我要説的是,只要是能将土龙破坏掉,谁克谁我还真不介意呢!

鸟屎,是稀的,其给予我的启示便是,众所周知,这土壤粘上水分,便成为了流体,不能再次聚合起来,也便无法形成这条土龙了。

我只要在这里找些水分,将这片土地湿个遍,如果不换场地的话,他便是不能再次发动这招‘龙的缔结’了,不但如此,而且恐怕连‘地矛’这种招式都无法施展,这水,可谓是终结这场战斗的重中之重啊!

那么问题就来了,何处有水?

虽説这个聚源林在很久以前便是有着潺潺的流水了,但近些年来不知是何缘故,这聚源林遭到了生态破坏,这林中小溪也便不再流淌了,想要在这里找到水分可谓是困难无比。

索『性』,在我困苦之际,我忽的想到了一个似乎可以解决水源问题的途径,那便是——施云布雨!!!

这招‘施云布雨术’是我在翻看了邦姆给我的千年妖术——‘中级妖术豪华本’的时候,无意之中看到的招式,当时我想,一般来説,妖怪会施云布雨这种招式并不奇怪,可我即便是学了,好像对我也没有什么用处,鸡肋一般的妖术,学不学都行,于是就暂时搁置了。

不过此时既然水对我来説这么有用的话,那么这招‘施云布雨术’也将会势在必行地施展了。

‘中级妖术豪华本’一直在我纳戒里面储存着,因为在这次任务之前大约一个星期内的修炼,我都是和林子夜呆在一起的,我所学到的妖术都是林子夜自己所会的,我几乎学完了她的所有妖术(除了类似施云布雨之类的招式以外),所以也就没时间去看这本书了,自古道,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我知道,光靠妖书的话,我即便是聪明至极,也是无法领悟其中奥秘的。

况且,我也懒得看那本充满着‘木灵墅’文字的书,简直难懂极了,每次观看的时候,都得有林子夜在身旁才行,很是麻烦。

不过这件事告诉我,任何妖术的存在都是有其道理的,多学习一些,对自己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可,现在现学现卖的话,是不是有些找急忙慌了?

不过也没有办法,想要湿透这整个树林,必须要很充分的水分才行,所以,一定要发动施云布雨术才行!

纳戒发动,听候我的命令,将那本书缓缓地从异度空间释放了出来,我赶忙捧在了手里,迅速地翻到写有‘施云布雨术’的那一页。

那本妖书不是很厚,所以我很轻易地将那一页翻了开来,面对那一页,我突然再次想到,我好像不懂木灵墅语言,这可怎么办?不能对这本书干着急吧?教我妖术的女孩13

好在,上天佑护我,满头大汗的我,终于在那一行行的木灵墅语言之下,看到一大堆有着小小的歪歪扭扭的字体,写着一些拼音状的东西,我试着读了读,果然是汉字拼音!

这,这怎么回事?

果然林子夜趁我没注意的时候,在那下面写满了拼音么?

此时此刻,我都差diǎn流出泪水来了。

林子夜不愧是深谋远虑,竟是能想到我今天在这一刻时候的窘状,而为我写满了扭曲的拼音,可谓是冥冥中救了我一命啊!

来不及对林子夜感恩戴德,我忙按照拼音将‘施云布雨术’的施术要义简单读了一遍,然后,从中知道了施云布雨所需要的道具,以及施术时口中所要道出的术语。

当然了,从‘纳戒中取出妖书’到‘施云布雨术的现场学习’再到‘了然于胸准备施术’这些动作,都是在青之痕完全发动的情况下进行的,要知道,这土龙虽説笨拙,但不至于是笨蛋,更何况下方有着一个『操』控他的黝黑男人了,我必须时刻进行躲避才行。

于是,我皎洁一笑,趁土龙不注意,飞身下方,在树枝上折取了一根拇指粗细的树枝,便返身回到了原来与土龙对峙的位置。

新鲜的树枝,便是施云布雨术不可或缺的一个道具,也是唯一的道具。

是不是觉得较为简单?

那是当然了,以往大家再电视里所看到的施云布雨,大都是由道士们来施法的,因为他们不是妖怪的缘故,自然不知道妖怪想要雨水的时候,是怎么进行施术的,自然也就将‘符咒’、‘桃木剑’、‘糯米’、‘天师令’等等家伙什全都备齐了,这样才有可能施云布雨成功。

反之,妖怪们想要求diǎn雨水,就没那么多纷繁的程序了,简单的一根新鲜树枝,在之上撒一些无根之水,之后虔诚地闭上双眼,祈祷那么二十几秒,想必也就查不多了。

有了能够克制黝黑男人的『操』控土地的能力,我的内心是极为喜悦的,就连右脚所受的重伤都因为我的积极情绪而变得稍微好些了呢。

单腿而立,浮在空中,我伸手将拇指粗细的树枝拿在了嘴边,念动咒文,突觉口齿生津,唾『液』腺瞬间发达起来,一股磅礴的无根之水从我口中喷涌而出,直接喷在了树枝上面,接着,我单手将树枝举高,左手依旧放置在嘴唇边上,当闭上眼的那一刻,我猛然想到,这样祈祷的话,那土龙直接冲过来便能将我碎尸万段,我即便是求到雨了,自己一命呜呼,还有什么用啊?

进行着的施云布雨术自然不能在这个时刻停止,而我的眼睛此时也不能睁开,睁开的话就不虔诚了,我要在这种情况下来躲避他控制的土龙的攻击。

于是,我就不得不用——激将法了。

“喂!”我向下喊了一句,顺便循着自己的记忆,将身体移动到了离土龙有着一段距离的地方。

听到我的喊话,而且还看到闭着眼睛的我,黝黑男人松了口气,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我快要坚持不住了,于是便停止了手头的动作,土龙旋即不再向我攻击了,不过,土龙依旧还在空中盘旋着。

我暗喜,黝黑男人果然对我之前折树枝的行为没有丝毫的怀疑,而他这一犹豫,便是有着想要放过我的意思了,而我的目的也已然达到,土龙不再向我攻击,我便能继续施展我的施云布雨术了。

“打个赌呗,我刚才想到了一个招式,可以将你打败哦,只不过,这个招式需要一diǎndiǎn时间来酝酿,只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跟我打赌,愿不愿意给我这短短十几秒的时间。”我闭着眼睛,先前的姿势丝毫不变地説道。

“哦?呵呵,有意思,你説你能打败我?那我可要瞧瞧了,你这怪异的姿势是要发动什么样的招式!”

听了他的回答,我差diǎn兴奋起来,我知道,既然他答应了这个赌约便会遵循,所以我便一刻也不容耽误地就此念动了接下来的咒文。

二十多秒的时间,黝黑男人看着秒针就这么走了二十多下,猛然感觉四周的空气有些压抑了。

原本晴朗带些小风的天气,在二十多秒过后,乌云便从不知名的角落里钻了出来,快速地聚在了一起,是人都可以看得出来,这些乌云分布地很有规律,大致是将我们战斗的场地——聚源林笼罩了起来。

黑泱泱的云彩瞬间将聚源林的上空铺了个满,乌云的周围在我的角度上看来,还是能看到远方的亮光的。

这时,一道闪电将被乌云笼罩的这片晴空照地闪亮,紧接着闪电,乌云之中,轰隆隆的雷声便接踵而至,大雨,在这一刻倾泻而下。

“不!!!”

这才发觉事态的严重『性』的黝黑男人怒目圆睁,大吼一声,手上手诀狂掐,天空中的土龙左右摇摆起来,其行动力瞬间提高了二倍不止,几乎是一晃而过,便来到了我的眼前……

兴城市中医院
厦门大学附属心血管病医院
长沙治疗宫颈炎方法
江门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武汉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分享到: